托马斯

写爽文

生活好累,思考好累,天天疲惫,想睡,却又不能睡。

可以开始宣传豹玫瑰的镇圈之宝了!

W.Mage:

Everpanther:



因为韩国的BIM大触已经在微博和乐乎都发了图了,


终于可以大规模宣传我们豹玫瑰的镇圈之宝了!


邀请后耐心等待了一个多月、帮忙建账号写指南、修翻译终于得来了回报……


豹玫瑰girls熬出头了!(太太的漫画部分已经翻译完成,她先发在微博了)




BIM太太↓


Twitter ID:@We_YO


微博地址 


Lofter地址


个人网站http://han-zo57/postype.com




请大家多多点赞、转发、评论、宣传!!对,宣传!安利利器啊!


为了让太太发图,真的是费了很多心血,如果可以到话,可以翻墙的请到推特给太太留言或者PM支持她!!!


【太太主要用韩语,英语也OK哦】


【黑豹】豹玫瑰-关于冷战与和好(NC-17)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大早起来就看到阿笑产的粮迅速太幸福惹!!!!!!!!我爱笑太太!!!!!豹的手指那么好看就应该拿来日玫瑰!!!(癫狂

齐十二:

*200粉点梗  刚才刷新了一下发现掉了粉,这就很尴尬了(汗


*@托马斯小可爱点的梗 终于产出来了QAQ


*涉及一点玫瑰战损(?)




*直接走个外链




题外话:
最近tag里产出好少哦哦QAQQQQ 太太们是不是爬墙了QAQQQQ 
本来想把这一篇当pwp的,走剧情屁话太多只好当做是NC17了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豹玫瑰】幻想、谬误和滚石 (黑帮大佬!豹/法律学生!玫瑰,5/6)

啊啊啊啊啊!!!!!!!!!!!!!!!!!!!!!

马甲:

前文:01.  02.  03.   04.




简介:“嘿,”特查拉又靠近了他一点,手指托起他的下巴,让他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年长的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恐惧,他的眼神耐心而温柔,手指熟悉地抚摸他的皮肤,“你知道你可以信任我,对吧?”


05.


警告:肉,Daddy Kink,微BDSM



星辰坠落至深海,斑羚咀嚼着甘草,青砖按压在地面,白色的小船上有无边的梦,梦里有一片碎石,割破的血尝起来像是他无法言说的爱恋。

看到这辆车的第一眼就想到了玫瑰,于是它成了我文里玫瑰的赛车的原型

《流星花园》姐妹篇《瓦坎达后院》
陛下造型参考p2

【豹玫瑰】时速380(医院院长x赛车手)

在开头必须感谢@齐十二 太太!第一版出来的时候大约是凌晨一点多了,但是太太一直很耐心的帮我捉虫,给我提意见修改。今天早上也是一直在帮我捉虫,非常非常感谢太太!( ᵒ̴̶̷̥́ωᵒ̴̶̷̣̥̀ )

其次要感谢@胖墩儿Deon 胖墩儿太太2333为我提供了名字!
(怎么觉得我自己这么无能2333)

关于本文:20多岁医院院长豹帝x30出头的赛车手玫瑰!是一篇充斥积极爱情,粉红泡泡,黏糊糊的胶水和机油气味的文。也许会ooc,希望各位谅解!

正文:


特查拉是个刚满25周岁的年轻人,他同时也是一家大型医院的院长,一个拥有本世纪最超前科技的国家的国王,和一位天才少女的哥哥。

他虽然身兼重任,但他从未放轻过自己对苏睿的管教。这就是为什么他接到奥克耶那通模糊不清的电话后,会选择从瓦坎达直接飞到纽约市。
因为那通电话里他清楚的听到了三个让他愤怒的单词:“苏睿…和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小女孩。”

苏睿,男人,小女孩。

特查拉在私人飞机上紧紧攥起拳头,想了一万种用奥克耶的长矛把那个男人钉在墙上的方法。为了能在气势上震住苏睿的男朋友,他还特意换上了一件黑色的短绒大衣,即使已经快到夏天了。

不过,奥克耶没有告诉他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

当黑着脸的特查拉直直的奔向了一楼的急救室时,一个男人依靠在医院墙上的侧影夺去了他的注意力。他知道他的脑子里产生的第一想法应该是“你就是那个把苏睿骗上「床的混球吗?”,但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的让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占据了自己的大脑三秒钟。
特查拉可以对豹神发誓,除了这个男人以外,没有人能在医院的灯光下那么好看。他的银发在医院的灯光下熠熠生辉,睫毛在眼下投影出一片扇形的阴影,他紧抿着嘴唇,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在经过漫长的三秒之后,解冻的特查拉终于想起自己大老远从瓦坎达飞过来的主要目的不是来看妹妹的男朋友有多好看。

“你是手术室里的小女孩的家属吗?这里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一下,是关于手术费用的。”

奥克耶的声音在特查拉背后的不远处响起,特查拉回头看了看她。奥克耶对特查拉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她将手里的几张白纸放在了护理站的桌子上,那个男人站直了身子准备过去签名。

特查拉在看到他左手里的纯白色香烟,不满的皱了皱眉: “先生,这里不允许抽烟。”
那个男人回过头来,用他混着一些灰色的蓝眼睛看着特查拉。大约是在两秒以后,他开口了: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这一点,所以我没有点着它。”
说着他还特意扬起了那只纯白的万宝路香烟,但特查拉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那上面。那个男人的嗓音听起来让人很舒服,像是一杯荔枝玫瑰茶,这是特查拉没有意料到的。特查拉在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观察到他有一口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并不像个老烟枪,而且他夹烟的姿势也显得很生疏。
像是注意到自己正在被观察,那个男人对特查拉扬起了眉毛,特查拉对着那个男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在心里咒骂自己引以为傲的控制力。

那个男人把没有点燃的香烟抿到双唇之间,流利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把纸推回到奥克耶的面前。

“罗斯…先生,这里面的小女孩不是你的家属吗?”

特查拉在听到奥克耶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竖起了耳朵,他靠在这个男人原本在的位置,那儿刚好背对着护理站,而且离护理站也不是很远。

“不是。”

这下轮到特查拉惊异的挑起了半边眉毛(这个动作是苏睿经常做的,特查拉老是说苏睿做这个动作非常傻气。),他继续倚靠着那面墙,装作玩手机的样子。
那个被称作罗斯的男人把那只香烟扔进垃圾桶里,叹了口气。




-
几个小时之前。


罗斯发誓,自己下次死都不会相信车队经理的鬼话了。

他刚从领奖台上接过本赛季的冠军奖杯,连赛后记者会都没有开,车队经理就将他半哄半骗的拐上了车。他说是要给罗斯放一个假,让他不用担心记者媒体,俱乐部会搞定一切。
不擅长应付媒体的罗斯当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连赛车服都没来的及换下,就上了经理的“贼船”。
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纽约最大的酒吧前,罗斯被车队经理和空气动力学主管狠狠的拖下车,他们一人架着罗斯的一只手臂,把连续夺得五届F1赛季冠军的大满贯车手架进了酒吧。

“操你们的。”
这是罗斯唯一的想法。

罗斯今晚嗨的有些不正常,他不停的请人喝酒,从陌生人到车队的领班。最后,他成功的在被灌得烂醉的经理身上摸到了车钥匙,然后他混在学生群里,跟着那群大学生一起扭着腰和屁股蹭到了酒吧的门口的楼梯前。他弓着腰在楼梯上迅速的移动,终于从那间建造在地下的酒吧逃了出来。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火速的溜进隔壁的便利店买了一杯美式,准备开着经理的车回到自己的家里好好地洗个澡。
罗斯正准备发动汽车时,一阵喧闹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从后视镜看过去,发现一个瘦高的黑人女孩正抱着一个手臂不停淌血的小女孩。她按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什么东西,用她的非洲口音大声呼喊着“brother”
他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打开了车门,小跑到女孩的面前,帮她托扶着小女孩,带着她走到自己的车旁边。

“去瓦坎达国立医院。”
女孩着急的开口。
罗斯迅速的发动车子,把车驶离停车位。
“你得先告诉我那家医院在哪。”
女孩面露诧异神色的将自己手上发光的蓝珠子对准了挡风玻璃,挡风玻璃上映射出几个发光的大箭头。罗斯悄悄的惊呼了一声,接着一脚踩下了油门。


-
当苏睿推着小女孩走出手术室的时候,特查拉和罗斯几乎是同时冲了过去。他们把手不约而同的搭在了病床旁边,然后,他们又跟触电一样的把不小心交叠在一起的手抽开。
“她怎么样?” 罗斯率先开口。
“托你的福,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接着,苏睿将眼睛移到了特查拉身上。
“你为什么突然来医院?”
“有些工作没有做完。”特查拉扯了一个很烂的借口。
还没等到苏睿对特查拉进行例行的嘲笑,罗斯又一次开口了。
“如果后续还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联系吧。我已经把基本的联系方式写在了那张登记表上了…”他揉了揉有些睡意的眼睛,接着说了下去,“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苏睿对他表示了感谢,罗斯挥挥手表示这没有什么。
当特查拉把头转过去的时候,他只看到那个男人的背影。他的赛车服上写着大大的C.I.R 和221这三个数字。当然,特查拉也没有放过这个可以肆意打量这个男人的机会。
他的腰肢纤细,大腿修长,脚踝处的绝对领域被紧紧的包裹在赛车靴里。特查拉咽了咽口水,转过身去谷歌 C.I.R车队,并且选择性的忽略了奥克耶和苏睿的“探照灯冻羚羊”言论。

-



T’challa 02:25 am
谢谢你对我妹妹的帮助。

Ross 02:27am
不客气。

Ross 02:28am
另外,我不是她男朋友。晚安

特查拉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行为。



TBC

这个包也太让人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