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

写爽文

可以开始宣传豹玫瑰的镇圈之宝了!

W.Mage:

Everpanther:



因为韩国的BIM大触已经在微博和乐乎都发了图了,


终于可以大规模宣传我们豹玫瑰的镇圈之宝了!


邀请后耐心等待了一个多月、帮忙建账号写指南、修翻译终于得来了回报……


豹玫瑰girls熬出头了!(太太的漫画部分已经翻译完成,她先发在微博了)




BIM太太↓


Twitter ID:@We_YO


微博地址 


Lofter地址


个人网站http://han-zo57/postype.com




请大家多多点赞、转发、评论、宣传!!对,宣传!安利利器啊!


为了让太太发图,真的是费了很多心血,如果可以到话,可以翻墙的请到推特给太太留言或者PM支持她!!!


【太太主要用韩语,英语也OK哦】


【黑豹】豹玫瑰-关于冷战与和好(NC-17)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大早起来就看到阿笑产的粮迅速太幸福惹!!!!!!!!我爱笑太太!!!!!豹的手指那么好看就应该拿来日玫瑰!!!(癫狂

齐十二:

*200粉点梗  刚才刷新了一下发现掉了粉,这就很尴尬了(汗


*@托马斯小可爱点的梗 终于产出来了QAQ


*涉及一点玫瑰战损(?)




*直接走个外链




题外话:
最近tag里产出好少哦哦QAQQQQ 太太们是不是爬墙了QAQQQQ 
本来想把这一篇当pwp的,走剧情屁话太多只好当做是NC17了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豹玫瑰】幻想、谬误和滚石 (黑帮大佬!豹/法律学生!玫瑰,5/6)

啊啊啊啊啊!!!!!!!!!!!!!!!!!!!!!

马甲:

前文:01.  02.  03.   04.




简介:“嘿,”特查拉又靠近了他一点,手指托起他的下巴,让他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年长的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恐惧,他的眼神耐心而温柔,手指熟悉地抚摸他的皮肤,“你知道你可以信任我,对吧?”


05.


警告:肉,Daddy Kink,微BDSM



星辰坠落至深海,斑羚咀嚼着甘草,青砖按压在地面,白色的小船上有无边的梦,梦里有一片碎石,割破的血尝起来像是他无法言说的爱恋。

看到这辆车的第一眼就想到了玫瑰,于是它成了我文里玫瑰的赛车的原型

【豹玫瑰】时速380(2)

在发正文这之前,还是要感谢@齐十二 阿笑太太!太太非常用心,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意见!阿笑可以说是我的天使了!真的非常非常感谢阿笑!啵啵!


正文:



特查拉看着苏睿塞到他手上的门票,有些郁闷。


不就才过了一个月,苏睿跟罗斯关系就这么好了。

特查拉不停的搓捻着门票的一角,苏睿尖叫着阻止了他这个行为:“哥哥!这是罗斯好不容易从他车队经理手上拿到的!”


特查拉不以为然:“他可是他们车队的金牌车手,算上今年,他已经蝉联了五个赛季的冠军了。冠军车手向车队里要两张票能有多难?”
“原来你已经偷偷查过他了?噢…别解释了特查拉,我可没有跟你说过关于罗斯和他车队的一切。”苏睿大笑着捏了捏特查拉的肩膀,奥克耶在一旁大声的叹了一口气。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曾经也有沉迷过赛车吗?”特查拉敲了敲苏睿放在他肩上的手,把门票揣进上衣的口袋里。
“别逗了,你的爱好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姆巴库在看赛车的时候,你还质问他这些东西哪有拳击好看。”奥克耶晃了晃手里的咖啡。



最后,好哥哥特查拉还是跟着苏睿一起去到了CIR车队赛季末的表演赛外加粉丝见面会的现场。


那一天的天气很好,他和苏睿坐在最佳观赏位置上。特查拉一眼就看到了罗斯和他那辆亮眼的银白色的赛车,前鼻锥上贴着黑底的C.I.R,上面是一串深灰色数字。特查拉眯起眼睛仔细的在太阳光下辨认着那串数字,苏睿弹了下他的手背:“221!难道你没有在那天看到他背后大大的数字221吗?”

我在看他的腰和屁股和腿,特查拉在心里无声地回答道。他冲苏睿咧了下嘴角,苏睿立刻翻了个白眼,低声用母语念叨着无趣的男人。


随着《Vodka Aspirin》的前奏响起,车队的领班,经理和其他的两位车手都一一走了出来。粉丝们热情的欢呼声越来越高,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埃弗雷特.罗斯,那个传奇一样的人物。他突然一下出现在赛车界,像是一声惊雷。他代表CIR车队相继夺得了近几年各项赛事的冠军,并且没有任何意外的蝉联了几届方程式比赛的冠军。他的出现,无疑是将CIR车队争夺美国第一F1赛车队的火焰涨得更高了。

特查拉不自觉的把目光放在了那个正从入场通道里走出的男人身上:他的黑色赛车靴缓慢的踩在地板上,黑白的赛车服贴合的包裹着他的身线,刚好衬出他挺拔的背部和笔直的大腿。罗斯甚至把头发整齐的梳了上去,还戴着一副复古的反光墨镜。

罗斯接过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轻声说了一句大家好。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场内所有女粉丝的激情(或许应该是母性?)。她们尖叫着罗斯的名字,苏睿举着黑白色的赛车旗,跟旁边的一位金发女孩一起大声欢呼着。特查拉用两根手指搓着旗子的底部,咬了咬下嘴唇。

罗斯有些惊讶:“天呐,能得到这么多女士的支持,让我更有动力了。”

特查拉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屏幕上的罗斯,他在其他两位高大车手的衬托下显得又些娇小,但这阻挡不了他作为金牌车手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场——那是一种让人望之却步,却又忍不住让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的力量。

特查拉试着悄悄的移开视线,却又忍不住把目光重新移回去。


车队经理没有进行过多的致辞,他只是用草草几句就结束了自己的发言。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环节,才是所有粉丝都异常期待的。


在全场的凝视下,罗斯摘下了墨镜,带上了他的银黑色头盔。他的221号赛车停在起跑线的第一起跑位上。他蜷起其他手指,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接着,罗斯把那两根手指往头盔上一点,然后挥向观众席。
特查拉的心跳漏了一拍。

随着三辆赛车的越来越大的轰鸣声,全场的粉丝整齐的呐喊着车队的名字,连苏睿也被这种氛围感染。特查拉看着那辆漂亮银白赛车引领着后面两辆赛车在单圈赛道上划出一道道美丽的痕迹,上面的粉丝甚至抖开了他们精心准备的车队旗帜。

接着,他们都慢了下来,后面两辆赛车刻意与银白色的赛车隔出一段距离,草地上的媒体不约而同的把镜头聚焦在那辆进入粉丝视线的银色赛车上。

它先是划出了一个小圈,完成了一个半圈。紧接着,银白色的赛车开始了他的狂欢——原地漂移。特查拉听见了粉丝当中的惊呼声,但他无暇分心去寻找源头。他的目光紧随着那台银白色的赛车。他的心脏猛烈的鼓动着,像是什么东西在用力的敲打着他的胸膛。他的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他甚至捏不紧那根黑白色的小旗子,甚至就任由它掉在地下。一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那辆赛车上。他眼看着尾部喷出的白气越来越高,引擎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罗斯在转出第一个圈的时候,就再藏不住自己的欣喜了。天知道他多喜爱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动作,他利落的拨动着制动力拨片,双脚有序的控制着油门和刹车。他觉得自己的的心跳速度比16000的转速还要高上一点,上千匹的马力透过引擎和他握着方向盘上的手直指的冲上他的大脑,罗斯已经分不清闪光灯,引擎或是指挥台的声音,他的身心仿佛已经跟他的221号连在了一起。

就在那阵白烟已经完全淹没了赛车时,一声震天的轰鸣声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辆银白色的赛车用一个甩尾,结束了自己的炫技时刻。等待白烟散去,地上可以清晰的辨认出的五圈交错的拖地痕。车迷们又一次高声欢呼——那个有着“荆刺”之称的金牌赛车手罗斯,完成了五个漂亮的原地漂移,用来象征自己蝉联的五届冠军。

后两辆赛车停在了第三和第四车位上,很贴心的把那些美丽的拖地痕留了出来。当罗斯从赛车上下来时,维修站的主管萨拉忍不住过来狠狠的拥抱了他一下。他轻轻的拍着萨拉的背,为她擦去眼泪。后两位车手拥了上来,罗斯跟他们击掌庆祝,其中一位感性的赛车手表示他在看到罗斯原地漂移的时候就已经鼻头发酸了。特查拉能清楚的看见罗斯(他就在他的正对面),但却听不清他们在跟罗斯说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连续拥抱那么多次,他们甚至还把手放到了罗斯的腰上,快住手吧,混球。
他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吓了一跳。

罗斯重新戴回那副反光墨镜,跟其他两位车手一起坐在了赛车的边缘。他往苏睿和特查拉的方向挥了挥手,特查拉一下子没有反应回来。苏睿注意到他的动作,赶紧拉起特查拉的手用力挥舞着。罗斯被她这个动作逗笑了,然后他特意伸长脖子,跟跟特查拉挥了挥手。特查拉看着他,只是对他点了点头,苏睿几乎是跳起狠狠的打了特查拉的肩膀一下。
“你能不能有点激情,老年人?”
特查拉用一声长长的嘶来回答了苏睿的问题。
罗斯看着他们的互动哈哈大笑。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媒体的镜头缓缓的转向了坐在贵宾位的苏睿和特查拉。


-




“你能不能再粗心一点,苏睿?”

当妹妹把她的外套落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去做苦力的永远都是哥哥。
特查拉郁闷的想着。

开到位于市郊的训练场花了特查拉不少时间,特查拉向保安出示了票据和表明来意以后,将车缓缓驶入了停车场。保安带着他走进俱乐部的训练内场,他在外面就已经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他谢过保安以后,独自走向今天下午他们坐的位置。他故意放慢了脚步,想要辨认那下面的人是谁。他今天下午并没有看到车队里出现亮黑底的车,上面还贴着一些紫色的花纹和商标。

那辆车突然一下停在了特查拉对面的跑道上,特查拉在高处俯视着它。车手穿着一身黑色的赛车服,头盔也换成了相应的颜色,特查拉在车的前鼻锥上看到了那串熟悉的数字。


“所以,你跑过来就是为了帮苏睿拿她的外套?”

罗斯从车上翻了出来,特意从另一边的缺口跑了上来。他抱着头盔坐在特查拉身边,特查拉的心跳正在莫名的加快,他努力的想要抑制住这股没有理由的加速跳动。特查拉在罗斯说话的时候礼貌的看着罗斯的眼睛,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完全没有在听罗斯说什么。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被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吸引了,他的手紧紧的抓着苏睿的夹克,偶尔会瞟一眼罗斯玫瑰粉的嘴唇。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嘿,你在听我说话吗?”
罗斯担心的看着面前这个好像灵魂出窍的男孩,他把手指放到他的眼前晃了晃。罗斯咽了口口水,又些心虚的往后退了退。他有个谁都不能说的秘密,是关于面前这个男孩的。他之前并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类不现实的说法,但事情从那个晚上开始就已经变得不太一样了。

他只看了那个男孩一眼,就觉得自己似乎不太对劲。他捏着手上的手套,一次次的逼迫自己不要再往他身上看,但几乎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那天晚上回去以后,他在床上坐了很久。他盯着纽约市绚丽的灯光,然后像做贼一样掏出手机,打开自己很久没有打开过的Instagram。他咬着嘴唇,不安的搜索着诸如瓦坎达之类的关键字。最终,他找到了一个用户名叫黑豹的用户,这个人只关注了两个用户:一个是Shuuuuri(这个一看就是苏睿),还有一个人叫0KY(奥克耶?罗斯猜应该是她。)


罗斯几乎是快速的浏览完了特查拉主页仅有的几张图片,然后迅速的把Instagram这个应用划掉锁屏爸手机远远的丢在一边。他把自己埋在枕头里,最后,他还是继续拿起了手机,把自己窝在老爷椅上,点开了那个应用。


罗斯快速的把自己扯回现实,然后把特查拉的魂拉了回来。特查拉向他道了歉,接着继续用他深邃的眼睛看着罗斯,这让罗斯不安的舔了舔嘴唇。他把头盔放在身边的座位上,搓了搓手掌。他试着像特查拉一样,但他的目光一对上特查拉的眼睛,他就感觉到自己脸上隐隐发烫。

“你如果遇到不喜欢的事情,会怎么样?”
特查拉开口问他。

“我吗?当然是抗拒啊。”
罗斯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如实回答了他。

“那你会推开我吗?”

“什…”

罗斯还没有把下半句话说出口,他就被特查拉堵住了嘴唇。罗斯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在升温,特查拉不停的用唇瓣温柔的摸索着他的嘴唇,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能感觉到,特查拉在等待他的回答。他将男孩推开一小段距离,然后在男孩眼中的悲伤流露出来之前狠狠的堵住了他的唇。

罗斯不停的用舌尖舔弄着特查拉丰满的下唇瓣,特查拉紧紧扣着他的后脑勺,把罗斯往自己怀里拉近了一些。他不停的撩起罗斯的舌尖,他们亲密的贴着对方,特查拉从未体验过如此狂热的吻,被激起征服欲的年轻人更加用力的卷起罗斯的舌尖,他吮吻着这个让他发狂的男人,像是他下一秒就要消失在他眼前一样。罗斯在这场争夺赛里主动败下阵来,顺从着特查拉的动作,让他把自己的一切弄的乱七八糟。


这场激烈的亲吻直到苏睿的出现才停止。

“嗯哼,明天一人请我吃一顿饭。”

特查拉搂着完全当机的罗斯,愉悦的点了点头。


-
T'challa 23:15
嗨,小玫瑰。

Ross 23:17
嗨,小豹子。

两个人在收到对方的短信时,不约而同的脸红了。






TBC

《流星花园》姐妹篇《瓦坎达后院》
陛下造型参考p2

【豹玫瑰】时速380(医院院长x赛车手)

在开头必须感谢@齐十二 太太!第一版出来的时候大约是凌晨一点多了,但是太太一直很耐心的帮我捉虫,给我提意见修改。今天早上也是一直在帮我捉虫,非常非常感谢太太!( ᵒ̴̶̷̥́ωᵒ̴̶̷̣̥̀ )

其次要感谢@胖墩儿Deon 胖墩儿太太2333为我提供了名字!
(怎么觉得我自己这么无能2333)

关于本文:20多岁医院院长豹帝x30出头的赛车手玫瑰!是一篇充斥积极爱情,粉红泡泡,黏糊糊的胶水和机油气味的文。也许会ooc,希望各位谅解!

正文:


特查拉是个刚满25周岁的年轻人,他同时也是一家大型医院的院长,一个拥有本世纪最超前科技的国家的国王,和一位天才少女的哥哥。

他虽然身兼重任,但他从未放轻过自己对苏睿的管教。这就是为什么他接到奥克耶那通模糊不清的电话后,会选择从瓦坎达直接飞到纽约市。
因为那通电话里他清楚的听到了三个让他愤怒的单词:“苏睿…和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小女孩。”

苏睿,男人,小女孩。

特查拉在私人飞机上紧紧攥起拳头,想了一万种用奥克耶的长矛把那个男人钉在墙上的方法。为了能在气势上震住苏睿的男朋友,他还特意换上了一件黑色的短绒大衣,即使已经快到夏天了。

不过,奥克耶没有告诉他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

当黑着脸的特查拉直直的奔向了一楼的急救室时,一个男人依靠在医院墙上的侧影夺去了他的注意力。他知道他的脑子里产生的第一想法应该是“你就是那个把苏睿骗上「床的混球吗?”,但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的让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占据了自己的大脑三秒钟。
特查拉可以对豹神发誓,除了这个男人以外,没有人能在医院的灯光下那么好看。他的银发在医院的灯光下熠熠生辉,睫毛在眼下投影出一片扇形的阴影,他紧抿着嘴唇,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在经过漫长的三秒之后,解冻的特查拉终于想起自己大老远从瓦坎达飞过来的主要目的不是来看妹妹的男朋友有多好看。

“你是手术室里的小女孩的家属吗?这里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一下,是关于手术费用的。”

奥克耶的声音在特查拉背后的不远处响起,特查拉回头看了看她。奥克耶对特查拉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她将手里的几张白纸放在了护理站的桌子上,那个男人站直了身子准备过去签名。

特查拉在看到他左手里的纯白色香烟,不满的皱了皱眉: “先生,这里不允许抽烟。”
那个男人回过头来,用他混着一些灰色的蓝眼睛看着特查拉。大约是在两秒以后,他开口了: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这一点,所以我没有点着它。”
说着他还特意扬起了那只纯白的万宝路香烟,但特查拉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那上面。那个男人的嗓音听起来让人很舒服,像是一杯荔枝玫瑰茶,这是特查拉没有意料到的。特查拉在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观察到他有一口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并不像个老烟枪,而且他夹烟的姿势也显得很生疏。
像是注意到自己正在被观察,那个男人对特查拉扬起了眉毛,特查拉对着那个男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在心里咒骂自己引以为傲的控制力。

那个男人把没有点燃的香烟抿到双唇之间,流利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把纸推回到奥克耶的面前。

“罗斯…先生,这里面的小女孩不是你的家属吗?”

特查拉在听到奥克耶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竖起了耳朵,他靠在这个男人原本在的位置,那儿刚好背对着护理站,而且离护理站也不是很远。

“不是。”

这下轮到特查拉惊异的挑起了半边眉毛(这个动作是苏睿经常做的,特查拉老是说苏睿做这个动作非常傻气。),他继续倚靠着那面墙,装作玩手机的样子。
那个被称作罗斯的男人把那只香烟扔进垃圾桶里,叹了口气。




-
几个小时之前。


罗斯发誓,自己下次死都不会相信车队经理的鬼话了。

他刚从领奖台上接过本赛季的冠军奖杯,连赛后记者会都没有开,车队经理就将他半哄半骗的拐上了车。他说是要给罗斯放一个假,让他不用担心记者媒体,俱乐部会搞定一切。
不擅长应付媒体的罗斯当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连赛车服都没来的及换下,就上了经理的“贼船”。
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纽约最大的酒吧前,罗斯被车队经理和空气动力学主管狠狠的拖下车,他们一人架着罗斯的一只手臂,把连续夺得五届F1赛季冠军的大满贯车手架进了酒吧。

“操你们的。”
这是罗斯唯一的想法。

罗斯今晚嗨的有些不正常,他不停的请人喝酒,从陌生人到车队的领班。最后,他成功的在被灌得烂醉的经理身上摸到了车钥匙,然后他混在学生群里,跟着那群大学生一起扭着腰和屁股蹭到了酒吧的门口的楼梯前。他弓着腰在楼梯上迅速的移动,终于从那间建造在地下的酒吧逃了出来。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火速的溜进隔壁的便利店买了一杯美式,准备开着经理的车回到自己的家里好好地洗个澡。
罗斯正准备发动汽车时,一阵喧闹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从后视镜看过去,发现一个瘦高的黑人女孩正抱着一个手臂不停淌血的小女孩。她按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什么东西,用她的非洲口音大声呼喊着“brother”
他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打开了车门,小跑到女孩的面前,帮她托扶着小女孩,带着她走到自己的车旁边。

“去瓦坎达国立医院。”
女孩着急的开口。
罗斯迅速的发动车子,把车驶离停车位。
“你得先告诉我那家医院在哪。”
女孩面露诧异神色的将自己手上发光的蓝珠子对准了挡风玻璃,挡风玻璃上映射出几个发光的大箭头。罗斯悄悄的惊呼了一声,接着一脚踩下了油门。


-
当苏睿推着小女孩走出手术室的时候,特查拉和罗斯几乎是同时冲了过去。他们把手不约而同的搭在了病床旁边,然后,他们又跟触电一样的把不小心交叠在一起的手抽开。
“她怎么样?” 罗斯率先开口。
“托你的福,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接着,苏睿将眼睛移到了特查拉身上。
“你为什么突然来医院?”
“有些工作没有做完。”特查拉扯了一个很烂的借口。
还没等到苏睿对特查拉进行例行的嘲笑,罗斯又一次开口了。
“如果后续还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联系吧。我已经把基本的联系方式写在了那张登记表上了…”他揉了揉有些睡意的眼睛,接着说了下去,“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苏睿对他表示了感谢,罗斯挥挥手表示这没有什么。
当特查拉把头转过去的时候,他只看到那个男人的背影。他的赛车服上写着大大的C.I.R 和221这三个数字。当然,特查拉也没有放过这个可以肆意打量这个男人的机会。
他的腰肢纤细,大腿修长,脚踝处的绝对领域被紧紧的包裹在赛车靴里。特查拉咽了咽口水,转过身去谷歌 C.I.R车队,并且选择性的忽略了奥克耶和苏睿的“探照灯冻羚羊”言论。

-



T’challa 02:25 am
谢谢你对我妹妹的帮助。

Ross 02:27am
不客气。

Ross 02:28am
另外,我不是她男朋友。晚安

特查拉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行为。



TBC

这个包也太让人心动了